07. 八月 2017 · 在〈十大魔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方廣大莊嚴經》

佛告諸比丘:爾時菩薩六年苦行,魔王波旬常隨菩薩左右,察其過失而

不能得,生起厭倦心悒悒不樂而退。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菩薩之所居  林野甚清淨  東望尼連水  西據頻螺池

初起精進心  來求寂靜地  見彼極閑曠  止此除煩惱

時魔王波旬  到於菩薩所  詐以柔軟語  而向菩薩言

世間諸眾生  皆悉愛壽命  汝今體枯竭  千死無一全

當修事火法  必獲大果報  無宜徒捨命  為人所憐愍

心性本難伏  煩惱不可斷  菩提誰能證  自苦欲何為

菩薩告波旬  而作如是言  惛醉貪瞋癡  與汝為眷屬

將汝至於此  共汝壞善根  我不求世福  勿以此相擾

我今無所畏  以死為邊際  志願求解脫  決無退轉心

雖有諸痛惱  我心恆寂靜  住斯堅固定  精進樂欲等

我寧守智死  不以無智生  譬如義勇人  寧為決勝沒

非如怯弱者  求活為人制  是故我於今  當摧汝軍眾

 

第一貪欲軍  第二憂愁軍  第三飢渴軍  第四愛染軍

第五惛睡軍  第六恐怖軍  第七疑悔軍  第八忿覆軍

第九悲惱軍  及自讚毀他  邪稱供養等  如是諸軍眾

是汝之眷屬  能摧伏天人  我今恆住彼  正念正知等

銷滅汝波旬  如水漬坏器  菩薩作是言  魔王便退屈

06. 四月 2017 · 在〈四聖諦—二、集諦,三、滅諦,四、道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二、集諦

集者集起之義,集起苦因,又稱苦集諦。集是有關苦的原因。人的苦難來自永恆的生存欲,因為生死流轉永無寧日,終日擔憂。之所以有這種種痛苦,是因為有產生痛苦的根源,主要是貪、嗔、癡三毒,這就是「集諦」。造成苦的原因,粗分「貪」、「嗔」、「痴」三毒,從廣則有「十使」。推至最後,眾生的本心為「無明」所障敝。

「使」即驅役之義。謂此貪等十使,皆能驅役行者心神,流轉三界生死也。

十使分別為: 一、貪,貪愛五欲; 二、瞋,瞋恚無忍; 三、痴,愚痴無明; 四、慢,驕慢自大; 五、疑,狐疑猜忌; 六、身見,執取五蘊根身; 七、邊見,執取常斷二見; 八、邪見,謗無因果,壞諸善事; 九、見取見,執持成見,非果計果; 十、戒禁取見,執持不正戒,非因計因。

三、滅諦

要想去除痛苦,就要消滅產生痛苦的原因「貪、嗔、癡」,這就是「滅諦」。佛陀還列舉了這些痛苦,其中包括內六處、外六處、六識、六觸、六受、六想、六思、六愛、六尋、六伺,並提出了相應的止息。這些痛苦的止息也稱為涅槃,即明集諦理,斷盡煩惱業,則得解脫。

四、道諦

道諦:八正道和三十七道品

《巴利三藏·長部》(22卷):「諸比庫,何謂導至苦滅之道聖諦?此即八支聖道,這就是: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

又稱為苦滅道聖諦,是說如何破解苦集,使苦不再積聚,乃至於滅壞的修行方法。必須要去修八正道,諸惡莫作,眾善奉行,這就是「道諦」。隨順趣向涅槃之道,細化為三十七道品。菩提分法是佛陀自覺證道之法和最後付囑之法。

 

06. 四月 2017 · 在〈四聖諦–苦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釋迦牟尼佛於菩提伽耶菩提樹下成道後,至鹿野苑初轉法輪,即為憍陳如等五位賢者宣講了四聖諦,五人各有所證悟,而求出家成為五比丘僧。四聖諦包括苦的普遍存在、苦的原因、苦的消滅與滅苦的方法。四諦概括了兩重因果關係:集是因,苦是果,是迷界的因果;道是因,滅是果,是悟界的因果。這是從表面現象到深層原因的逆推過程。反過來說,就是修道去惡、滅除貪嗔癡,就可以避免痛苦,解脫輪迴。

一、 苦諦

苦諦(Dukkha):經驗向佛陀証明,一切生存是苦。生活中當然有苦有樂,但使人難以忍受的是諸行無常。生、老、病是眾生所必經的,「我」由五種物質與精神(五蘊)組合而成,只是短暫而偶然的產物,沒有持久、常住、永恆的東西。佛總結出人生的八大痛苦:生、老、病、死、愛別離、怨憎會、求不得、五蘊熾盛。世間有情悉皆是苦,有漏皆苦,即所謂「苦諦」。說明世間有情悉皆是苦,即所謂有漏皆苦。

根據南傳佛教中的《巴利三藏·長部》描述,佛陀把「苦」分為十一種:生、老、死、愁、悲、苦、憂、惱、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最後概括的說「五取蘊即苦」。

「生」:《長部》(卷25):「無論任何的有情,即於其有情的部類中,誕生、出
生、入胎、再生、諸蘊的顯現、諸處(眼、耳、鼻、舌、身、意等所感
受)的獲得。諸比庫,這稱為生。」

「老」:《長部》(卷22):「無論任何的有情,即於其有情的部類中(指六道
中的各種生命),年老、衰老、牙齒損壞、頭髮斑白、皮膚變皺、壽命
減損、諸根成熟(六根的成熟,由於有情的衰老,死亡已進一步的迫
近,由衰老所帶來的種種苦痛也將生起。)諸比庫,這稱為老。」

「死」:《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死呢?無論任何的有情,即於其有
情的部類中,死亡、滅歿、破壞、消失、逝世、命終、諸蘊的分離、身
體的舍棄、命根的斷絕。諸比庫,這稱為死。」

「愁」:《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愁呢?諸比庫,若是由於具有任何
一種的不幸、遭遇任何一種的苦法而愁慮、憂愁、哀愁、內〔心〕憂
愁、內〔心〕悲哀。諸比庫,這稱為愁。」

「悲」:《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悲呢?諸比庫,若是由於具有任何
一種的不幸、遭遇任何一種的苦法而哭泣、悲歎、悲泣、悲哀、哀號、
悲痛。諸比庫,這稱為悲。」

「苦」:《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苦呢?諸比庫,身體的苦,身體的
不適,由身觸而生的痛苦、不適感受。諸比庫,這二稱為苦。」

「憂」:《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憂呢?諸比庫,心的苦,心的不愉
快,由意觸而生的痛。」

「惱」:《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惱呢?諸比庫,若是由於具足任何
一種的不幸、遭遇任何一種的苦法而鬱惱、憂惱、憔悴、絕望。諸比
庫,這稱為惱。」

「怨憎會」:《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怨憎會苦呢?於此,凡是那些
不可喜的、不可愛的、不可意的色、聲、香、味、觸、法,或者那
些意圖不利者、意圖無益者、意圖不安樂者、意圖不安穩者,若與
他們一起交往、會合、共聚、結合。諸比庫,這稱為怨憎會苦。」

「愛別離」:《長部》(卷22):「諸比庫,什麼是愛別離苦呢?於此,凡是那些
可喜的、可愛的、可意的色、聲、香、味、觸、法,或者那些希望
有利者、希望有益者、希望安樂者、希望安穩者,母親、父親、兄
弟、姐妹、朋友、同事或血親,若不能與他們一起交往、會合、共
聚、結合。諸比庫,這稱為愛別離苦。」

「求不得」:《長部》(卷22):「那些有生法、老法、病法、死法、愁、悲、
苦、憂、惱諸法的有情,生起如此的欲求:『啊!願我們將沒有這
種種的苦法,希望它們不要到來!』然而卻不能達成這樣的欲求,
這是所求不得苦。」

佛陀把以上這些苦歸納為「五取蘊即苦」,即指這些苦是因為五取蘊而生的。這五法稱為「取蘊」,組成了執取的目標。這五取蘊的共相就是「無常、苦、空、無我」。

06. 二月 2017 · 在〈《增一阿含.一三六經》 諸有眾生,興欲愛想,便生欲愛,長夜習之,無有厭足。〉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欲愛,催促著人們不停地追求,包含了對異性的欲,對親人的愛,對好友的情,對所有自認為屬於「我」所擁有一切的黏著,乃至於對自己的生命之愛。這些粗重、細潛程度不同的愛,是情感上的執著。然而,它們都有著共同的根源,那就是理智、觀念上的執著—認為生命中,有一個實實在在的核心,不會被改變,就像基本元素性質一樣的真正我在主控著,這就是佛教典籍裡常說的「我執」—對「我」的執著。
欲愛,也稱為欲貪、貪愛、愛染。人們沈迷於欲海之中,而不能自拔,它總帶著想要得更多,要得更久的衝動,而不甘於隨順因緣條件。所以,就會讓人們因為得不到而渴求,因為擁有而怕失去。一旦失去了,輕者捨不得,覺得好可惜,重者恐怕就會憂悲惱苦,覺得痛不欲生了。欲愛,在所有生命的苦迫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06. 二月 2017 · 在〈四念處禪修重點。〉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學習毗婆舍那禪修,重點是保持正念單純觀照,並隨順當下所有身心現象的生起、消失。一般初學者急於獲得內心的平靜,這些念頭、思維反而讓身心緊張、壓迫,而形成坐立不安。念頭與情緒如河水般自然的奔流,若想攔阻一條河水的流動,就會遭遇流水的阻力。
如同波浪是海洋呈現的自然現象 ,企圖壓抑它們根本徒勞無功 ,而且這是不可能的。所以,較好的方式是隨順著河水流勢,不要企圖圍堵它奔流。只須綿密察覺自己心念之河生起的所有思緒、情感和覺受–看它們如何生起、佇留,然後消失。
當造作、壓抑、抗拒力消失了,這條念頭之河仍然持續流動,我們卻感到能夠自主。我們身心也慢慢平靜安定下來,但處於平靜中 ,並不意味著我們的思緒與情感是壓抑僵化的,也不代表心中沒有思緒、感覺或念頭,更不是修定的那種『平靜』。不同的是如今它在『正念覺知』的般若光照耀之下奔流。當持續的般若光,照亮我們心念之河上,我們的心就會得到轉化、淨化。
這兒的心念之河與覺知所放射的般若光本質是不二,要讓這般若光在我們內心永遠閃耀,同時清楚照見每一念頭、思緒、情感和覺受,行者必須保持單純正念與清明的心,綿密持續的觀照,這就是四念處禪修重點。

04. 二月 2017 · 在〈正念慈心禪&瑜珈太極禪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正念慈心禪&瑜珈太極禪功

處在快速變遷的社會裡,您是否處在緊張壓力的生活中,導致精疲力竭、精神耗損。身心也常常感到焦慮、恐慌、不安,情緒浮躁 、長期失眠、免疫系統下降,健康受損?

本課程重點:
•運用正念與慈心修持,柔軟你的身心,培育你的專注力與覺察力,增加
你的情緒管理以及促進人際溝通能力。
•擁有更好的抗壓性與工作效率,幫助您放鬆身心,減少失眠、緊張、焦
慮等身心困擾。
•懂得關愛自己與傾聽他人,增加與家人、同事相處的和諧。也讓生命充
滿喜樂與安寧。
•提高各關節肌耐力與柔韌度,改善身體的緊繃,暢通經絡血管、淋巴及
循環系統。調節身心平衡,以達健康寧靜的生活。

20. 一月 2017 · 在〈慧日講堂毗婆舍那禪修〉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18. 一月 2017 · 在〈佛十個德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除了「如來」之外,其它九個名號就代表了佛陀的九種德行[2]:
應供(Arahant)
應供又譯做阿羅漢,意為「殺賊」,『賊』是指煩惱,也就是「斷除了貪、嗔、癡一切煩惱」。阿羅漢遠離了一切煩惱(遠離),自輪迴中解脫出來,不再輪迴流轉(破輻),因此,他值得被人供養(應供)。此外,阿羅漢永不再造惡,沒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秘密(無惡密)。

正等正覺(Sammāsambuddho)
又譯做正遍知,由於佛陀是在沒有老師的指導下,通過自已的努力,最後領悟了四聖諦,因此被稱為正等正覺。佛陀因多年的修行,累積了足夠的波羅密,最終達到「應知的已知,應修的已修,應斷的已斷」,所以說他是知智圓滿的。

明行足(Vijjācaraṇasampanno)
佛陀具足「明」,即一切智慧圓滿;具足「行」,即大慈悲圓滿。因此,他知道什麼對眾生有益,什麼對眾生無益,並以此引導眾生走向滅苦之道。

善逝(Sugato)
佛教相信,佛陀擁有圓滿、毫無污點的行為(正行),也具備正確的言語方式(正語),並滅盡一切煩惱,不再處於生死流轉,因此稱佛陀為善逝。

世間解(Lokavidū)
佛陀向眾生解釋了「世間、世間的起因、世間的滅盡以及達到世間滅盡的方法」,這一切都存在於人們的身心之中,人們可以通過修行,以自己的身軀去瞭解它。由於佛陀對此有徹底的瞭解,因此被稱為「世間解」。這裡的世間是指和身心五蘊相關的四聖諦。

無上調御丈夫(Anuttaro purisadammasārathi)
佛教相信,佛陀具有透徹眾生性格、習性的能力,因而知道什麼修行方式最適合他們。在佛陀四十五年的教化裡,成功教導了許許多多個性、學習能力都不同的眾生,使他們都證得解脫。因此,佛陀被稱為「無上調御丈夫」。

天人師(Satthā devamanussānaṃ)
天人師又譯作人天導師。佛教相信,佛陀不止是人類的導師,也是天人的導師。在佛教經典裡常常可以見到有關天人向佛陀請益的描述。

佛(Buddho)
佛即「覺者」,也就是了悟真理(聖諦)之人,此外,佛也能教導其他人覺悟。

世尊(Bhagavā)
佛教認為,在這世上,佛陀是最殊勝、最無上、最值得受人尊敬的老師,因此,他被稱為世尊,也就是「世人所敬仰的」。

18. 一月 2017 · 在〈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四百二十二卷)精要。〉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復次,舍利子!尊者所問『何緣故說諸菩薩摩訶薩諸菩薩摩訶薩但有假名都無自性?』者,舍利子!以諸菩薩摩訶薩名唯客攝故。」
時,舍利子問善現言:「何緣故說以諸菩薩摩訶薩名唯客所攝?」
善現對曰:「舍利子!如色名唯客所攝,受、想、行、識名亦唯客所攝。所以者何?色非名,名非色;受、想、行、識非名,名非受、想、行、識。色等中無名,名中無色等,非合非散但假施設。何以故?以色等與名俱自性空故,自性空中,若色等、若名,俱無所有不可得故。舍利子!菩薩摩訶薩名亦復如是唯客所攝,由斯故說:諸菩薩摩訶薩但有假名都無自性。…….
「復次,舍利子!尊者所問『何緣故說諸法亦爾畢竟不生但有假名都無自性』者,舍利子!諸法都無和合自性。何以故?和合有法自性空故。」
時,舍利子問善現言:「何法都無和合自性?」
善現對曰:「舍利子!色都無和合自性,受、想、行、識亦都無和合自性;眼處都無和合自性,耳、鼻、舌、身、意處亦都無和合自性;色處都無和合自性,聲、香、味、觸、法處亦都無和合自性;………乃至聲聞乘都無和合自性,獨覺乘、大乘亦都無和合自性。舍利子!由此因緣我作是說:諸法亦爾畢竟不生,但有假名都無自性。………..
「復次,舍利子!諸法非常亦無所去。」
時,舍利子問善現言:「何法非常亦無所去?」
善現對曰:「舍利子!色非常亦無所去,受、想、行、識非常亦無所去。何以故?舍利子!若法非常,自性盡故。舍利子!由斯故說若法非常亦無所去。……
「復次,舍利子!諸法非常亦不滅壞。」
時,舍利子問善現言:「何法非常亦不滅壞?」
善現對曰:「舍利子!色非常亦不滅壞,受、想、行、識非常亦不滅壞。何以故?本性爾故。……
「復次,舍利子!尊者所問『何緣故說我豈能以畢竟不生般若波羅蜜多教誡教授畢竟不生諸菩薩摩訶薩?』者,舍利子!畢竟不生即是般若波羅蜜多,般若波羅蜜多即是畢竟不生。何以故?畢竟不生與般若波羅蜜多無二無二處故。
「復次,舍利子!尊者所問『何緣故說若菩薩摩訶薩聞如是說,心不沈沒亦不憂悔,其心不驚、不恐、不怖,當知是菩薩摩訶薩能行般若波羅蜜多?』者,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不見諸法有實作用,但見諸法如夢、如幻、如響、如像、如陽焰、如光影、如尋香城、如變化事,雖現似有而無實用,聞說諸法本性皆空,深生歡喜離沈沒等。舍利子!由此因緣我作是說:若菩薩摩訶薩聞如是說,心不沈沒亦不憂悔,其心不驚、不恐、不怖,當知是菩薩摩訶薩能行般若波羅蜜多。」

18. 一月 2017 · 在〈網友來電,提問何謂《阿毗達摩》?它對毗婆舍那行者有何助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阿毗達摩》是覺悟的根源,是佛陀所教誨的法。「阿毗」為梵語,漢譯為「對」。「達磨」,此云「法」。合而言之:《阿毗達磨》即是「對法」。對法是有四種(一)、淨慧對法,又名自性對法。(二)隨行對法,又名眷屬對法。(三)方便對法。(四)資糧對法。這四種對法,前二是勝義對法,後二種是世俗對法。《阿毗達摩》中要了解的是是絕對的「究竟法」。

阿毗它共分為四類:一、心法(Citta):心法是意識的瞬息境界。二、心所法(Cetasa):心所法是心法所衍生。三、色法(Rūpa):物質的物理現象。四、涅槃法(Nibbàna):一種無法以語言解說的最高境界。心法、心所法和涅槃法,也稱為「名法」。涅槃法是「非因緣名法」,心法和心所法是「因緣名法」。這兩種「名法」和「色法」構成了我們的物質社會,包括我們五蘊身在內。「名法」與「色法」在阿毗達摩內分析得很清楚。
根據《阿毗達摩》,唯有通過道智,才能夠斷除煩惱,要斷除煩惱必須要修行,修毗婆舍那,培育觀智。什麼是觀呢?就是去觀照一切名法跟色法是無常、苦、無我這些本質的智慧,這稱為觀。因為《阿毗達摩》裡面講到的不外乎是講心法、心所法跟色法。這些屬於分析法,但是他們的本質是什麼?因為它們都是有為法,它們都是行法,它們的本質是無常的、苦的、無我的。《阿毗達摩》,講名法、講心法、講心所法、講色法,不是讓我們懂名相,而是讓我們去觀照、覺察一切法的自相和共相;因此《阿毗達摩》是直接教導我們修觀,而導向滅苦解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