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十二月 2012 · 在〈《慈經》(Metta bhavana)〉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毘婆舍那禪法

Aham avero homi
Abyapajjho homi
Anigho homi
Sukhi attanam pariharami
Mama matapitu
Acariya ca natimitta ca
Sabrahma-carino ca
Avera hontu
Abyapajjha hontu
Anigha hontu
Sukhi-attanam pariharantu
Sabbe satta
Avera hontu
Abyapajjha hontu
Anigha hontu
Sukhi-attanam pariharantu

願我沒有仇敵,沒有生命的危險
願我沒有內心的痛若
願我沒有身體的痛苦
願我能愉快地自珍自重
願我的父母親
願我的師長,親戚和朋友
我的同修道友
沒有仇敵,沒有生命的危險
(願我們)沒有內心的痛若
(願我們)沒有身體的痛若
(願我們)能愉快地自珍自重
願一切眾生
沒有仇敵,沒有生命危險
(願我們)沒有內心的痛若
也沒有身體的痛苦
願他們都能愉快地自珍自重

26. 十二月 2012 · 在〈《慈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慈心觀修持

《慈經》在上座佛教是家喻戶曉的一部經典,它並不是以美麗的詞藻,或動人的故事吸引人,而是其內容對美化內心有強大的作月,也有消災解厄的濟急作用。

中國字,『慈』,有,愛、惠、仁之義,這些都是儒家及教育者的重要施教及修養德目。但是諸子百家並沒有全天候乃至經年累月修習『慈』的教導。古代中國佛教雖沒有《慈經》,但是,慈愛並沒有缺席,除了仁民愛物的精神之外還有觀世音的《普門品》,廣為民眾所喜愛、念誦及流傳。只是它是依靠菩薩大慈大悲的他力加庇,跟依靠自濟『慈心』不同。『慈心』 的濟拔原理是:即時在內心修慈念,令災厄(惡業的果報)中斷或消減,即大厄化小厄,小厄化更小。

人間有種種苦難,小則病苦、不愉快、衝突、失意,大則遭受打殺乃至戰爭,這些苦難都是自己所造惡業的結果,無一樣是自然的,無一樣是沒有原因的,無一樣是由善業轉變成惡果的。對於,《救苦救難』一事,靠自己的善業來自救,才是實在與長遠之計。上座部佛教並沒有依靠菩薩的想法,倒是發展出『護衛經』,以免除眾生的苦難。

佛教達到解脫的途徑是親近善友,聞法,論法,思法,持戒,修禪,行八正道等,『法』本身就有自護、護他的力量,而,『法』中的,『慈』這一項,對滅除苦難則特別有濟急的作用,因此,《慈經》就應運而出。《慈經》本身的義理即淺白易懂:再加上《慈經注》的詮釋,則更能深入『慈』的道理。 最後,願所有讀誦、或修習慈心者,都能充滿慈心,並晉身解脫之列。

修習慈心的方法

最簡單的方武是:心念或口誦:『願一切眾生平安、幸福!』『願一切眾生遠離一切煩惱,沒有身心之苦』等等。誠心誠意的慈愛之念,可以一直保持著,但是心念或口誦的那句祝福語,則不必一直反覆念著,無論行、住、坐、臥,只要慈愛在心中,及散佈出去,經年累月一直保持著。這樣反覆練習慈心,可以得『近行定』(已靠近禪定)或安止定』(已入禪定)。

《清淨道論》對修慈愛的方法有詳細的論述:開始必須『對自己先修慈心』,讓自己慈心充滿,再對有德行、有智慧和對自己有恩的人修慈。此外,不對六種人修慈心:(1)不愛的人,(2)極愛的朋友,(3)中間人(非瞋非愛者),(4)敵人等四種人不應修習,(5)不應專對異性修習,(6)絕對不準對死者修習。理由是:(1)初學者若把不愛者置於愛處是會疲倦的:(2)極愛者甚至現起少許的痛苦,也會使修習者悲傷:(3)若把非瞋非愛的人置於尊重敬愛之處也會疲倦的: (4)若對敵人隨念則起忿怒。(5)如果專對異性修慈,則修習者難免生貪染。(6)如對死者修慈,絕對不能得證安止定罷近行定。

 

26. 十二月 2012 · 在〈修行毘婆舍那一層一層智慧〉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毘婆舍那禪法

修行內觀的人,首先要持守戒律,至少要遵守五戒,乃至進一步八戒,若是比丘要遵守二百二十七條比丘戒,能夠持戒清淨,這時候具有清淨的身業口業,道德清淨,這是達到第一項清淨,叫做「戒清淨」(sila visuddhi)。然後來修行奢摩他禪,或毘婆舍那禪,在這裡所修行的是毘婆舍那禪;雖然是毘婆舍那修行法,有時候你必須暫時借助奢摩他的修持法,籍著奢摩他的定力,讓你的心能夠平靜安寧,然後再回來修習毘婆舍那禪。 繼續閱讀 »

26. 十二月 2012 · 在〈毘婆舍那禪為佛陀根本教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毘婆舍那禪法

此文刊登於慈雲雜誌第377期   96年11月

毘婆舍那禪(四念處)是佛陀根本教法,也是佛陀當初在菩提樹下思惟緣起法,而證悟成道的方法。原始《阿含經》佛陀教導聖弟子修學佛法的次第,是「知法、見法」,「得法、入法」。聖弟子見法得法,必須以蘊、處、界、緣起、處非處五種善巧為所緣,悟入身心因果業報的緣生緣滅,依四聖諦、三法印,修身、受、心、法四念處,悟入身心的無常、苦、無我,貪瞋癡永斷,證得阿羅漢果,了斷生死為究竟涅槃。
毘婆舍那禪,又名正念的修行法,正念的特性是「無我」、「無我所」的觀照,如一面鏡子如實接受當下任何顯現的因緣。佛陀在《大念處經》曾教導聖弟子,此正念修行方法。
《大念處經》佛陀開示:「諸比丘,這是使眾生清淨、超越悲愁與憂傷、滅除痛苦與憂惱、成就正道與現證涅槃的單一道路,那就是四念處」。世尊當時教導聖弟子修行四念處,因而成就道智與果智的弟子比比皆是。
毘婆舍那(四念處)的修行法,是要徹底了悟一切身心現象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此禪法所注重的是經由我們直觀的智慧,親身體會覺察當下身心剎那、剎那變化的生滅現象。此修行法有助於培養正知,當持續正念專注觀照當下身、受、心、法的生起現象,就能直接透視了悟到身心現象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當行者領悟此宇宙真理,就能遠離煩惱與痛苦,獲得真正的自在快樂,進而邁向解脫之道。
此法有異於坊間的修定和心理學的靜坐冥想,以及時下一些新興宗教的身心靈體驗課程,更不同於外道、求卻病、求強身、求長壽的宇宙大法。而是透過受持八戒得戒清淨,修慈心觀、經行、坐禪,得心清淨,如實正觀五蘊身心剎那、剎那生滅,了悟三法印無常、苦、無我,而得空、無相、無願三解脫門。
更重要的是練習者不必擔心盤腿方面困擾,因為允許坐中可以起來行禪或立禪。而且此禪法簡單而直接,不分國籍、種族、膚色、年齡、宗教,任何背景的人都可以練習,而且練習熟練後立刻可用在日常生活當中。

婆奢那包括行禪、坐禪以及生活中的觀照
    毘婆奢那以行禪、坐禪、生活中的觀照來培養覺性,在行、住、坐、臥中,一舉一動以及念頭起伏都能歷歷分明,進而體驗身心現象的生滅變化,由此去除內心的執著與煩惱,最後超越了生死的束縛,得到真正的自在解脫。
修習毘婆舍那禪(正念修行法),任何身心現象生起時,都要照他當下生起的樣子保持單純的覺知。心理現象如:妄想、雜念、回憶、心往外跑…等等。痛苦與煩惱的產生,源自於看不見念頭並且執著它。念頭快如閃電,如瀑流不斷流動。由於我們看不清它的本質,所以有痛苦,念頭本身並不是苦,當念頭生起的當下,我們無法如實了悟和看清楚它,以致於陷入妄念之中,產生了貪嗔痴等煩惱痛苦。所以當妄想生起時,我們必須更專注更精勤的觀照,標名「妄想、妄想、妄想」,如果正念夠強,妄想會即刻停止。繼續練習,只要妄想一起,便能立刻覺知,單純的知道、不加以思維、分析、判斷等,如此才能了悟他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
身體現象如:身體各部分活動過程,腹部的上下起伏,痛、麻、酸、癢等等。當我們行禪時要專注觀照腳步的移動,如左腳、右腳,或提起、跨出、放下等等。當我們坐禪的時候,腹部上下起伏、我們也要依照他生起的樣子保持單純覺知,不加以分析、思惟、推理、判斷。身上有任何地方感覺疼痛,修行者也必須按照疼痛發生的樣子,很專注、很準確的來觀察這個疼痛、感受這個疼痛,同時在內心同時作記號:「疼痛、疼痛、疼痛」。這樣子來觀察疼痛,就能了解疼痛的三種共同性質。然後,修行者進一步就能了悟,沒有一種身體現象和心理現象是恆常不變的,身心現象都是迅速在無常生滅當中,像疼痛一樣,沒有一個現象能持久。所以毘婆舍那修行法當中,如果你想徹底了悟身心的無常性,你必須在身心現象發生當下,以正念專注來覺察。當定力越來越深,內觀覺悟力越來越敏銳,就能透視一切身心現象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心就能從煩惱中清淨出來,於是你感到幸福、安詳、自在。

大念處經》把正念分成四種,即身受心法念處

佛陀在《大念處經》開示,把正念分成四種:第一、正念觀照身體,第二、正念觀照感受,第三、正念觀照心理現象,第四、正念觀照心所攀緣的對象。
一、身念處
    身念處是對色陰(地、水、火、風)修觀的方法,首先行者對身體現象要保持正念,任何身體現象生起,對它生起的樣子要保持如實覺知,這就是身念處。舉例:當來回地行禪觀察左腳、右腳,或提起、跨出、放下等腳步動作時,要輕柔緩慢,心要專注正念,才能覺知腳步移動過程的真實本質,這就是身念處。當站立時保持正念觀察身體直立的樣子並標名:「站、站、站,」這也是身念處。當坐禪時腹部起伏上下是行者觀察主要目標,觀察腹部起伏上下,就是在觀察風大的作用。風大的作用是一種身體的現象,具有移動性、振動性、支持性的獨特性質與「無常、苦、無我」的三項共同性質。風大生起後迅速消滅,然後有下一個風大迅速生起,然後迅速消滅,不斷的在生滅生滅當中,是一種無常性,受到這種剎那生滅的壓迫,所以是一種行苦。由這種生滅無常的現象,行者察覺到並沒有一個真實的人、一個能主宰的我,或者是一個完整的眾生,所以說無我。當用餐時伸出手拿食物,正念觀察「伸出、伸出」,手彎曲時,觀察「彎曲、彎曲」;食物放進嘴吧時,正念觀察「咀嚼、咀嚼、咀嚼」,這也是身念處。晚上就寢時也應清楚地覺知就寢姿勢,例如左側臥、右側臥、仰臥,從左側臥起身、從右側臥起身以及仰臥起身等等。我們應該時時培養覺知,觀察身體這些過程,瞭解這些被觀察目標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這些都是身念處修習法。阿難尊者在結集前夕,就是在就寢時頭將靠至枕頭時開悟的,行者不要輕忽每個因緣。

二、受念處
受念處是對受陰修觀的方法,也就是如實正觀當下身心的感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如實知,而非採對治的「觀受是苦」。我們都知道感受是由根塵接觸而生起,可分三種: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

(一)、苦受:包含一切身心無常變異所產生的感受。苦受分兩種:一種是依身體而生起不舒服苦受,如僵硬、痛、麻、酸、癢等;另一種是依心所生起的苦受,如悲傷、焦慮、緊張、憂愁等。當這些不舒服、不快樂感受生起,都要清楚覺知並標名,如「僵硬、僵硬、僵硬」、「痛、痛、痛」或「悲傷、悲傷」或「焦慮、焦慮、焦慮」等等,單純照它生起的樣子,保持正念正知,了悟它的真實面目,這就是受念處。

(二)、樂受:包含喜悅、快樂、輕安等等感受。當有喜悅感受生起時,要正念觀察喜悅,有快樂感受生起時,要觀察快樂,有輕安感受生起時要觀察輕安。所有這些感受都要在當下做正念的觀察。
樂受也可分兩種:一種是依身體現象生起的樂受,另一種是心裡因素生起的樂受。舉例:當你禪坐時定力生起,會有舒服輕安感受,你要依照當下生起的樣子,標名「舒服、舒服」正念觀照它,直到它消失為止。當你坐禪時由於專注,定力強、正念敏銳,你能在當下正確觀察到目標,你會感到高興,高興感受生起是依靠心或心所,這些樂受發生過程都要觀察,並依照當下生起的樣子,標名「高興、高興、高興」,直到它消失為止。為什麼修行者必須在當下,保持正念覺照呢?因為在此階段行者容易對喜受、樂受禪境感到滿意,而產生我見、我所、我慢及欲貪。是故,行者唯有在諸受生起,不帶我見,客觀的覺照,才能了悟身心的真實本質「無常苦無我」,這就是修受念處。
)、不苦不樂受─就是處於不苦不樂的感受,又名捨受。同樣要保持正念觀照。

三、心念處
心念處就是對心念活動修觀的方法,在經行、靜坐或日常生活

中,有妄想、雜念生起,行者必須耐心覺察當下生起的心理狀態,同時要很準確、很密切的觀照,然後心中做標名「妄想、妄想、妄想」或「雜念、雜念、雜念」,直到它們消失為止。如果能夠勤觀妄想,不移漏掉任何一個妄想,定力就能越來越深,妄想就會越來越少,能夠專注觀察主要目標的時間,就會越來越長,於是就能夠透視了悟到身心的真實本質。如果你無法這麼做,你將被妄想、雜念帶著走而不自知,這就是對心理現象保持正念。此外,如有回憶過去或者計劃未來的事情,或者心中生起任何影像,或其他情緒作用,如生氣、悲傷、憂愁、焦慮、懶惰、懈怠生起時,都要正念觀察,並標名「生氣、生氣、生氣」或「悲傷、悲傷、悲傷」,如實專注觀照直到它們消失為止。當心更寧靜,正念更警覺時,你觀察到一個心識生起,一觀照它就消失;另一個心識再生起,你一觀照它又消失。因此,你如實了悟到心識是一個接一個的剎那剎那生滅、生滅,相續變幻流動,無法掌控。於是你透徹的體悟三法印「無常、苦、無我」,這就是保持正念觀察心識,也就是心念處。

四、法念處
法念處包含身、受、心、三念處。也可分為五種部分,第一觀察五蓋:五蓋就是貪欲蓋、嗔恚蓋、昏沈(睡眠)蓋、掉悔蓋、疑蓋。因為五蓋能令心散亂,障礙正念、正知的智慧開發,所以貪瞋癡及餘煩惱等現前,都要保持正念覺察,了悟它的實相,第二、觀察五蘊:也就是對色受想行識五陰一一觀察,色法(身體)是由(地水火風)所組合,當身體出現輕、重、粗、細、軟、硬、冷、熱、流動等等現象,行者都要專注正念觀察,了悟到這些組成色陰的四大要素是生滅無常、苦、無我,心法(受想行識)也同樣如實觀。當行者如實體證五陰只是緣生緣滅,就能破除我見(身見)執著。三、觀察六入處:眼耳鼻舌身意為內六入處,色聲香味觸法為六外處。如何觀察六內入處呢?當眼見色塵時,不管你看到什麼,要保持單純覺知「看到、看到、看到」,直到它們消失為止。當耳對聲塵時,不管你聽到什麼,也要保持單純覺知「聽到、聽到、聽到」,鼻嗅香時不管你嗅到什麼滋味,同樣保持單純覺知「嗅到、嗅到、嗅到 」等等。觀照只是觀照,當下沒有一個人、一個我、一個眾生在觀照。四、觀察七覺知:七覺支即是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及捨覺支。此七覺支能幫助四念處平衡發展,透徹了悟四念處緣生緣滅的過程。第五、觀察四聖諦:四聖諦也是佛陀在法輪經中所開示的四種真理。第一項是苦聖諦,講苦的真理,第二項是集聖諦,講苦的原因的真理。第三項是滅聖諦,是熄滅苦的真理。第四項是道聖諦,是通向滅苦道路的這項真理。修四聖諦的禪觀,就能親身體證緣起,見法解脫。

毘婆舍那禪簡單易學,行者經常被鼓勵先透過密集禪修,修慈心觀、經行、坐禪。更重要在日常生活中,同樣要持續練習培養覺知,持續練習是指在日常生活中做任何事情,你都要覺知每一個動作,洗衣、掃地、清理房舍、洗碗、上班等等。行、住、坐、臥或曲或伸,眨眼、張口、氣息入出,時時刻刻保持覺知。平常走路時也必須帶著覺知來行走,步伐不要太快或太慢。覺性將點點滴滴地累積,像雨水落在完好的容器裏而裝滿它。

總之,法無分南北、大小,任何禪法不捨我見及我所,貪愛不斷,無明不破,是不可能得自在,更遑論了脫生死。毘婆舍那禪以正念能量的覺知,看清生死的源頭,以般若的慧光洞見人事物的真相,根除我執、我見,貪愛、染著,而得清淨自在解脫。最後,和所有行者們共勉,都能從正法實踐中,證悟聖道,解脫自在。

 


26. 十二月 2012 · 在〈如何在生活中落實正念的修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毘婆舍那禪法

清淨毗婆舍那禪修研習中

創辦人張秀丹老師

毘婆舍那又名(正念的修行法),所謂的正念,就是保持覺照,清清楚楚地覺察當下發生的身心現象。一個人清楚地覺察整個身體、是由一團的物質(色)所組成,精神或心理的現象則是是心識(名)的活動。不論什麼時候,只要六根觸對六塵,看著、聽著、嗅著、嚐著、觸著或想著它們,就可以清楚地覺察到正在發生著的這些名色。正念修行法,最重要的是對於當下身心狀況,保持單純覺知,不可落於分析、推理或思維法義思維無助於接觸事物的本來面目,必須深入觀照才行。

行者禪修觀照時要記住,禪修不是征服者,禪修更不是要跟內心的負面等情緒打戰,而是清清楚楚專注於當下發生的事,做如實觀察,這就是禪修的精髓所在。

佛陀在《大念處經》的開場白即說:

『比丘們!只有一條道路可以使眾生清淨,克服愁嘆,滅除苦憂,獲得正道,體證涅槃,這條道路就是四念處』。行者依『人出息念』修習『四念處』, 必能達到貪、嗔、痴止息—涅槃。

經中佛陀詳細開示:『行走時,修行者一定要覺知我在行走』。坐著時,修行者一定要覺知『我正坐著』。躺著時,修行者一定要覺知『我正躺著·』·····。行、住、坐、臥,不論身體處於何種姿勢,修行者一定要正念覺知那姿勢。正念可以培育定力,正知是可以啟發智慧,祛除愚痴或邪見的清楚認知。

在身、受、心、法四個念處當中,因為身較為粗顯容易觀照,所以佛陀教導先從觀身著手。正念的用功,行者必須從事三方面的修行:第一、行禪(經行),第二、坐禪,第三、觀察日常生活的每一舉動。
行者在精進密集禪修時,從行禪開始練習,專住觀照每個當下,就是活在正念中。修行者行禪時,從『左步、右步』開始,每一瞬間腳步的移動,都要做綿密的觀照。熟練後改成觀照『舉起、落下』的動作,經過一段時間學習,這念住將會變得比較容易些。然後再改成觀照三個動作『舉起、跨出、落下』。當腳舉起來時,要專住觀照腳舉起動作,當跨出和落下時,必須專住觀照腳跨出和落下動作。到終點停下時,注意「停、停,走到盡頭時必須轉身並朝反方向走。站立時,觀照「站、站」,想轉身回去時,注意「想轉、想轉」,在轉身時,注意「轉身、轉身」,一步步循序漸進的練習。

一般人總認為『我在站、在走路』,當透過精進用功,你會覺察到動機(意念)的存在,也了知有動機才有動作,有意念才有行為;於是你了知名、色二法,也了知它們的因果關係。和透視它們的無常、苦、無本質。

行禪時每一個根塵接觸,看到、聽到、嗅到、觸到····等等,也都只是正念觀照,保持單純覺知。專住綿密正念可以培育定力,深度定力,可以輔助深觀身心實相,引生覺悟(慧),定與慧是相輔相成的。

坐禪時,禪修者應端身正座,放鬆身心,專住觀照腹部起伏。在正念觀照中,行者將會觀察到每當吸氣時,腹部便上升一一這是因為腹內張力與推力增加的緣故,同時也是「風界」特性的顯現;他也會觀察到,每當呼氣時,腹部便下降一一這是張力減少的結果,同時也是風界特性消失的呈現。當腹部上升時,禪修者應當正知這上升的過程,並在心中予以標記,同樣的,當腹部下降時,禪修者必須正知這下降的過程,並在心中予以標記。如果腹部上下、起伏覺察不明顯的話,可以把你的手掌觸摸著腹部。不要去改變你的呼吸,不要刻意讓它緩和下來,更不要為了使腹部起伏更明顯,而故意深呼吸或刻意加快,因為這樣做會容易疲憊,反而干擾用功。

正念的觀照中,標名只是一個輔助。真正重要的是『覺知』。當注意著腹部的上升時,從動作的開始到結束,用你的心眼一直注視著它。下降的動作也是如此。讓『觀照的心』與『動作』合一,來注意上升、下降的動作。

當你觀照腹部的起伏上下動作時,初學者的心可能會到處遊蕩。這時必須將觀照腹部起伏上下的心,轉為觀當下最明顯的目標,如『妄想、雜念、回憶、計畫、昏沈』等等。當每一個明顯目標被注意到一次、兩次時,心意就會停止遊蕩,然後你再回來觀照腹部的起伏上下。

總之,任何思想或省思產生了,都必須予以注意。如果你在幻想,覺知其為『幻想』。如果你在回憶,覺知其為『回憶』。如果你在計劃,覺知其為『計劃』。如果你在覺察,覺知其為『覺察』。如果你感到快樂,覺知其為『快樂』。如果你感到厭煩,覺知其為『厭煩』。如果你感到高興,覺知其為『高興』。如果你感到沮喪,覺知其為『沮喪』。綿密深觀內在情緒的根源,看穿貪心和瞋心的本質。

一般人未曾透過正念的修行,來認識心識的活動,導致我們認為有個『人、我、眾生』的存在。我們認為有個『我』,在幻想、思想、計劃、認知(或覺察)。實際上,並沒有這樣一個『人』存在。只有這些一連串相續的心識活動而已。我們必須要注意這些心識活動,和認知它們的真相。當心識生起的時候,我們必須要注意它的每一個活動的起因。當加於綿密觀照注意時,它就消失不見了。然後我們再回到腹部的起伏。行者如能依法教導,老實用功,便能了悟一切法『有生必有滅』的真理。

當行者靜坐禪觀久了,身體會有『僵硬和灼熱』感受生起。這些也要仔細加以觀照,『疼痛和疲倦』的感受也是一樣,所有這些感受都是一種苦受。沒有懂得觀照或疏於覺知這些感受,就會認為『我僵硬了,我覺得好熱,我疼痛。我剛才還好好的,現在因為這些不愉快的感受而令我不舒服。』以自我的立場來認知這些感受是錯誤的。事實上並沒有一個『我』在受苦,只是一連串,一個又一個不愉快的苦受相續而已。

在昆婆舍那修行法當中,中道對於此修法是非常重要的,當坐禪時專注於當下發生的身心現象,每一瞬間心的妄想、雜念、憤怒、不安、焦慮以及身體痛、麻、酸、癢感受生起,不要落於喜歡、不喜歡,執取或厭惡,有迎拒、取捨等二元對立心態。而是具足正念正知地活在當下,藉著身心的放鬆,單純觀照各種覺受、情緒、想法,不加於分析、推理,並且平等地看待,猶如在河邊觀看流水般,持續地讓正念觀照覺察,不要有所遺漏。當行者觀照綿密,定力增強,就能了悟身心的實相,而達到解脫滅苦。

很多人將修行和生活分開,修行時坐在靜室念佛、打坐,不讓旁人打擾,生活時妄念紛飛,又不懂得正念觀照,一直處在煩惱痛苦之中,如此硬生生地將修行和生活分開,這是完全不懂得修行的法要。

正念的修行不只是在深山、在禪堂,而是要落實日常生活中的實踐,讓日常生活與修行融合為一。透過觀照腹部上下起伏,提起我們的覺性。如果我們懂得提起觀照,在一動一靜之間都能念念分明,就不會有煩惱,且能安住於當下,內心就能處於平靜、自在與喜樂。

所以舉凡生活中、吃飯、穿衣、喝水、洗碗、上廁所、睡覺等等,都要保持觀照,才能讓正念相續不斷,以下列舉生活中的觀照要點。

早上在正念中甦醒,帶著微笑,感恩佛菩薩慈悲,今天有二十四個小時供我們用功。從清明觀照『腹部上下、起伏』開始練習,當你慢慢起床時,觀照「起身、起身」,然後緩緩下床,慢慢走到浴室。洗臉、刷牙時,完全醒覺地做每一個細部動作,拿毛巾時觀照︰「伸、伸;拿、拿;觸、觸;擦拭、擦拭。」穿衣服,整理床舖打開門窗,都要專注每個動作的細節。同時要平靜安詳地做,保持正念覺照。

  繼續閱讀 »

24. 十二月 2012 · 在〈正念禪修(毘婆舍那)—清明覺知、放鬆減壓、療癒身心〉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在生活中,我們總是要面對各種數不完壓力:大自然突如其來天災地變、生活中經濟的壓力、工作的業績、減薪、裁員,家人的健康、子女的課業等等,我們常常為了瑣碎的事,把自己身心搞得精疲力竭,您知道,如果不紓解身心的壓力,您能撐多久嗎?

 

「正念禪修」根植於初期佛教佛陀所教導「四念住」,原是佛教特有的慧學。學習者依著佛陀的教導,綿密觀照當下明顯的身心現象,以不迎拒、不批判的態度,專注於眼前發生的事,全然覺醒的活在當下。此禪修能適用於不同國度、不同種族,不同宗派、不同的生活形態,為所有人類帶來解脫滅苦的利益,因此最彌足珍貴。

 

本課程以緬甸上座部佛教正念禪修(緬甸馬哈西尊者所教導「乾觀」的方法,和越南一行禪師融合上座部和大乘禪宗的入世禪修方法),『初階班』更融合現代西方身心醫療理念正念減壓(MBSR)療法和正念認知(MBCT)療法。學員只要依照老師指導,精勤不疑落實於實踐,自然能清淨煩惱,過著幸福快樂生活。

 

水蓮山莊里民正念禪觀減壓照片

水蓮山莊里民正念禪觀減壓掃瞄照片

23. 十二月 2012 · 在〈正念認知療法工作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2012年參加英國威廉師教授來台帶領『正念認知療法』工作坊後和教授合影

  

22. 十二月 2012 · 在〈正念修持課程內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正念修持:不受時間、空間限制,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修習,
當因緣具足,任何時刻都可能證悟。

1、正念行禪:學習正念先由觀察粗的身體下手,首先練習行禪(走路修行)時。眼耳都自然開放著,輕鬆自然而專注的觀察腳步移動的過程,覺知自己的身體動作,留意腳底的接觸,覺察動機和動作的因果關係,以期從習性行走轉為覺性,一步一步充慢正念行禪,感受身心融在一起的和諧,使覺性持續不斷增長。
2、正念靜坐:以觀照呼吸為基礎,將注意力放在吸氣和吐氣之間。保持出入息
的覺醒,專注洞察腹部上下起伏,注意氣息進與出,不要試圖控制它,訓練學員培養出強大的覺性。
接著慢慢引導學員,如實觀照當下身心現象,純熟後自然會觀察到細的感受與心念。如身體的感受(痛、麻、酸、癢)、情緒狀態(緊張、焦慮、不安、恐懼..)思緒的流動(回憶過去、擔心未來)等等。當任何妄想、雜念,負面情緒出現時,禪修者只是如實覺察它,不做分析、判斷,專注洞察它的生起與消失。然後再將注意力引回到腹部,以達到真正了知當下自我身心的相互關聯及其變化。一旦能看清妄念、雜念的源頭,自然淨化了內心,達到從痛苦煩惱中解脫出來
3、身體掃描放鬆:學習者或坐或躺臥在瑜珈墊上,當呼吸時,感覺整個身體緊貼墊子,包括腳後跟、小腿、大腿、臀部、背部、手臂、手掌的後方、直到頭頂。隨著每次呼氣,感覺身體愈來愈往下沈,慢慢地陷到地板裡。拋開所有的緊張與憂慮,什麼都放下。然後再從腳指頭開始一一往上觀照,覺察當下身體的各部位狀態和感受。對發生過程全然覺知。放下種種好、惡,只是清明覺察,了知身心當下所發出的訊息,接受它和它和平共處。
4、正念瑜伽:利用瑜珈的運動,幫助學員更清楚覺察,自己當下身體各部位伸展時引發的狀態:如緊繃、僵硬、灼熱、痠痛等等。
5、正念生活禪:在生活中喝茶、吃飯、洗碗、工作、穿衣、生活中應對,行、住、坐、臥,保持清醒的覺知,減少遺忘、誤解、衝突或意外事件的發生。
6、慈心觀:修習慈心禪,當心中充滿慈心時,會感到平靜、專注、快樂與安祥。同時藉著修學慈心禪,讓我們自己與家人、朋友、同事、他人有更友好、更慈愛的關係。同時透過慈心的觀想協助學員療癒隱藏在內心深處的傷痛。

各縣市或各區行政中心、相關單位、企業團體,願意開此課程,可以行文或以E-mail聯絡。希望此禪觀修持,有助於繁忙現代人,開發自己的智慧和生命力,安頓身心,提升生活和生命的本質,活得更愉悅,更快樂。

19. 十二月 2012 · 在〈正念觀照覺察放鬆減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處在變動不居大環境中,在工作、事業、家庭等等因素下,大部分人們處在高溫的壓力鍋裡,以致形成緊張、焦慮、不安負面能量。練習正念呼吸就能釋放壓力和疼痛。當行者端正坐好,放鬆身心,專注觀照呼吸或腹部上下起伏,當正念綿密所引發的定力深時,自然能認識身心的真相。同時由於慈悲心的修持,心裡正念與慈悲和周遭融合在一起,自然會有療癒身心病痛的能力。
當覺察身體有很多硬塊不適發生時,經有正念學習產生能量,我們可以去接受包容當下身體的一切現象。世界上很多人,心如野馬不斷向外奔馳,不懂得將心拉回到身體,讓身心一如。只希望從受苦感受中逃離,大部分人們沒能力照顧心裡的痛處。只是用一層又一層消費,遮蓋或麻痺身體的痛苦,如聽音樂、看電影,吃喝玩樂等等….。正念禪法要我們回到身體去傾聽身體的痛苦,瞭解他的真正本質。不管是擔心、憂愁、煩悶、恐懼、悲傷、哀愁等等…..。只要持續正念的修行,經由一次又一次的努力,覺察觀照當下生起的身體不愉悅或心的負面情緒,經由一段時間的用功,這些問題都可獲得改善和消除。

19. 十二月 2012 · 在〈佛說巴哈呀解脫經〉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Categories: 未分類

巴哈呀原是一位印度的富商,信仰傳統婆羅門教,在一次船難之後損失了所有的財產及助手,剎那瞬間一無所有,於是便出家修行,成為苦行大師。
他的道心堅定,能吃盡所有的苦,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但他始終無法突破的盲點即是:「我執」,有一天在行腳途中遇見佛陀,便誠心向佛陀請法,佛陀捱不過他再三的請求,對他說:)
巴哈呀
無論哪一個時間
當你看見 就只是看見
當你聽到 就只是聽到
當你知道 就只是知道
當你領悟 就只是領悟
在那個當下 就沒有你
在那個時候 也沒有你在那個時候
現在這個世界沒有你
未來的世界也沒有你
現在和未來兩個世界的中間也沒有你
這就是苦盡的寂滅
尊者巴哈呀聞佛說法
即刻見性開悟 當下滅苦得到解脫